现代光学理论认为,所谓“绝对不透光”的物质并不存在,无论这东西多厚多硬包的多严,接受光源照射后必定会被部分光子穿透和反射溢出,只是光波的振幅和波长大量衰减而已。

  具体到我眼前的马里布身上,那就是这小子的皮肤肌肉骨骼内脏,每一个解剖层面都在散发着不同的“光”,只是这些光的波长和强度都在都在人类肉眼的辨别能力以下,不过有基因集合体的强力改造,我要筛选并识别这些不同层次的光并非不可能,换句话说,咱不仅能透视他,而且想看哪层就看哪层。

  而我现在需要看到的,就是马里布的肌肉层面,准确的说是肌肉组织运动情况,平时有皮肤挡着看不出来,但实际上,处于运动绷紧状态的肌肉和放松状态下的肌肉形态差别很大,且大多数人都会无意识的在进行下一步动作前提早调动相关肌肉进入运动准备状态,通过观察肌肉情况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预测马里布的下一步动作。

  哄着小基一阵忙活,我总算如愿以偿,看到马里布像个被扒了皮的医用教学模型那样瞪着俩大眼珠子对着我,从我的观察角度看,丫腿部前侧股四头肌和缝匠肌的绷紧程度明显强于上肢三角肌和肱二头肌,这在生物形态学上来说是典型的躲避姿态而非对抗姿态,换句话说,别看这小子嘴上叫的狠戾,其实此刻心里还是想着跑路而非跟我一拼到底。

  看透对方的色厉内荏,让我更加底气十足,学着警匪片里一心立功受奖丝毫不在乎人质死活的反派官僚腔调,翻着白眼斜睨马里布道:“够胆你就按下去,反正按下去你肯定先被他们咬死,而我——我能跑。”

  “你!?”似乎被我的无耻惊到了,马里布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你连同伴都不管了吗?”

  这是一个典型的心理诡计,不管我是一副冷血王八蛋的嘴脸来一句“管他们去死!?”,还是一副圣母表情的劝他不要冲动,在敲诈勒索方面经验丰富的黑手党头子都一定能从中看出我的色厉内荏或投鼠忌器,然后丫就能根据我的表现,来决定自己是死硬到底逼我就范还是缓和气氛跟我谈判,无论如何都将占据主导优势。

  “他们啊,”我想了想刚才因为脑子抽风而擎雷持电大杀四方,威风凛凛逼得其他混混无法靠近,还险些把我劈了的谢尔东,由衷的说了一句:“你要能把那孙子弄死,都算是为地球,为人类做贡献了......”

  这番话,可谓是掷地有声艳惊四座,既展示了自己冷酷无情无视同伴生死的铁血态度又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对同伴实力的认可信任,简而言之就是让马里布听得一头雾水不知我是想借刀杀人还是真的有恃无恐压根不受威胁,更没办法针对我主导谈判节奏。

  通过透视看到这小子脸上肌肉扭成一团,就知道丫已经陷入犹豫之中,我立刻作势前扑,吓得这孙子一个哆嗦,手忙脚乱去按按钮,手还没按下,又见我收回身形露出挪揄贱笑,这才明白我是故意吓唬他,一时间又羞又怒,想拼命但又怕把自己搭进去,只能不尴不尬站在原地,抱着机器挓着手指不知该如何是好。

  见火候差不多了,我拔高声调叫道:“老子没时间跟你在这耗儿!想不想死这儿给句痛快话!我数到三!一,二......”

  “等,等一下!”马里布大叫:“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死在这里!你让我走!让我走就可以了!”

  虽然从一开始,这小子就是这么说的,但傻子都能看得出来,要是一开始,我便就“如何放丫离开”这个问题跟马里布讨论的话,这小子绝对讨价还价寸步不让,现在让他自己提出来,主导权就在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科学家日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只为原作者单身狸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单身狸子并收藏科学家日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