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宝信把话传给宣城长公主的时候,俩人都是挺唏嘘,谁也没想到真能成的事儿,还真就成了。

  宣城长公主心里自然是高兴的。

  又酸又高兴。

  酸的是,现在沦落到他们求着人庇护;高兴的是,求着的人应下来。

  亲事就这么定下了,轰动了整个儿建康城。

  这亲算是谢显促成的,不管他怎么想,无论豫章王还是谢三爷反正都这么认定了,谢显也只得全权应下一干事,亲自主导了整件事,请人合了八字,交换庚帖定下了亲事。

  豫章王年纪虽小,可谢九娘的年纪却摆在那儿,两家商议过后,决定将婚期定在五年后,到那时谢九娘十六岁,豫章王十三岁。成了亲之后,隔一年再圆房。

  谢家能应下就不错了,豫章王哪有反驳的,无一不应。

  为表对此婚事的看重,不只宣城长公主挺着大肚子亲自出席,连萧宝树也给小舅子壮脸,阖家出席。

  亲事就这么定了。

  同年四月宣城长公主和萧宝信先后生下小郎,五月中,王夫人也给谢三爷添了个嫡子。

  萧宝信才给三儿子办完满月,靳斤就又求到她跟前了,又是跟王蔷求亲。

  “我也二十四了,耽误不得了。”

  萧宝信:这是怎么着,看她牵线的另一桩亲事成了,这位心又活了?

  “十二娘她并不想,你不如……再寻一家?”

  别可一棵树上吊死啊。

  靳斤那黝黑的脸上难得现出紫茄子的颜色,紫不紫黑不黑的:“求夫人再去问一声,也好。”

  萧宝信后知后觉,可能这事儿出了什么她不知道的缓机?

  毕竟后面跟着掺和的是王蔷那便宜儿子褚安,心眼子比筛子还多,很得谢显的看重。能让他看重,至少说明是个腹黑,脑子够用,手段够多,花样够繁复。

  果不其然,王蔷沉默了半晌,终于点了点头。

  “你为我的事,费心了。”

  “你,咋忽然改主意了?”萧宝信快人快语,说完才意识到这话有失偏颇:“我没别的意思,其实我觉得你迈出这一步也是挺好的,靳将军是个实诚的,功夫又好,人也朴实。”

  说句不客气的,能让褚安玩儿死的死心眼子。

  有褚安护着,她相信靳斤功夫高都没用,真想玩儿死他,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怕他欺负了王蔷。

  再者,还有她,还有谢婉、褚令姿护着呢。

  谢家、萧家和褚家,真不是吹,现在在建康城单拎出来哪个也都不是好欺负的,没几个敢照量。

  “你是个好姑娘,合该有个幸福的婚姻,有个这样踏实的人护着你。”

  萧宝信笑盈盈地道:“以后他若敢欺负你,你就和我说,看我不把他打的找不着北!”

  “你又说他会护着我,这话说出来不打脸?”王蔷失笑,难得面露羞赧。

  多少年了萧宝信都没看见过她脸上有这样的表情了。

  想是对靳斤并非无奈之下的选择,或者是对生活的妥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家娘子猛于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只为原作者宋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宋御并收藏我家娘子猛于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