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那茶盏的方位是来自西北角扔过来的,”萧宝信笑的暧昧,上得楼去她第一眼就是往那看。

  她一句话将众人的注意力引了过去。

  “是淮阳王府的——”谢婉惊呼。

  她也注意到了,那有个绝美的丽人,可是到底是哪个,恕她眼拙,认不出来。淮阳王是出了名的好美色,连王妃都找了个小门小房的文氏。

  要说淮阳王爱美,他那王妃也不是个吝啬的,一对一双的往外带,各种场合,侧妃,侍妾一个赛一个的美,而且每次带出来的都不重样儿。

  这次也不知是哪个,但就那身着打扮尾巴上插个毛就是孔雀,花枝招展的可怕,一认一个准,不带错的。

  其实谢母心里没数呢,好歹差点儿挨了一茶盏,能不上心吗?

  一打眼也知道哪家的,人家愣是没露。

  替孙子担着呢。

  如今朝堂上储君之位争的头破血流,各世家闻风乱动,淮阳王好说歹说人家是正经个大王,萧宝信一巴掌扒拉回去茶盏把太子侧妃身子给烫了,太子妃脸上又落下了伤,这就已经得罪一家了,再把淮阳王扯进来真心没必要。

  太子那与谢显就是不对付,立场不一样,说句最实在的,得罪也就得罪了,不得罪也落不着好。

  淮阳王却还没立场分明站边儿呢,谢母不想这时候给孙子扯后腿,多拉个仇家。

  “这事儿你做得对。”谢母拍拍萧宝信的手,对她三缄其口表示赞赏。

  都说她这孙媳妇嚣张跋扈,任意妄为,可她就看着好,该不吃的亏祖宗给都不吃,但该吃的半点儿都不少吃,分得清轻重缓急,有主意还有脑子。

  要脸有脸,要脑子有脑子,身子还争气,让她如何不喜欢?

  “阿娘啊,我咋瞅着对面不对劲呢。”蔡夫人扒着窗子往外看,注意力全在皇帝的御览台上,那些个划船的谁管他们,她看的是皇家的热闹。

  “往年台上都有说有笑的,现在一个个绷着脸气氛僵着——还有,咱们家阿郎也没在台上啊。”

  阿郎说的正是谢显。

  旁的还好,一听事关谢显,谢母急了,两步走到窗前往河对面瞅。

  无奈的是老眼昏花,真个瞅不清,模模糊糊的,对面是人是鬼她都看不见。

  谢婉也跑过来探个脑袋:“真的没有阿兄。”

  谢显那是得皇帝宠的,平时就站皇帝身边,去年又升了尚书,更少不得他了。他不在皇帝身边绝对是不正常的。

  “要不要找个人去看看?”王夫人询问谢母。

  谢母虽然心急,却也知道大意不得:“且看看吧,朝上的事儿咱们不懂,可别跟着瞎掺和了。”话是这么说,心里却担心上了。

  正是多事之秋,半点儿反常都不见得是好事。

  大风大浪见多了,知道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都是往多了说了,要说百件里面有一两件如意的事都不错了,活着嘛苦中作乐,自欺欺人呗。

  看龙舟的心是都没有了,连带着上了满桌子的饭菜也都吃的不咸不淡。

  饭吃到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家娘子猛于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只为原作者宋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宋御并收藏我家娘子猛于虎最新章节